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FSC森林认证 >

矿权交易引发海内外投资热潮

2021-06-11 00: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有色金属价格持续走牛使国内矿权交易升温。在四川、内蒙古等矿产资源丰富的大省,二级市场的矿权交易溢价30%以上的十分平常,矿权交易甚至成为个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而在国内矿权交易进一步市场化的前提下,海外资本也对国内矿权虎视眈眈。

  有关专家指出,在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推动国有矿企走出国门去寻找海外资源,不失为平衡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市场的手段之一。

  目前全国各地设立的产权交易机构中,矿权交易的比例有不断增加的趋势。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近期一系列有利于市场化的政策起到推动作用。

  一般而言,矿权交易的对象是该矿的探矿权和采矿权。矿权交易经历了一个以政府为主导的“拍卖”,到以市场为主导的“挂牌”的转变。

  就像人们发现土地交易市场的价值有一个过程一样,矿权交易的价值发现也同样经过了一段时间。人们意识到,矿藏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和受益权分离,可以使政府通过出让获得一定的经济收益,当地经济可以得到发展,买售者也可得到相应的投资回报。

  1997年修改后的《矿产资源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探矿权、采矿权有偿取得制度,探矿权、采矿权凡能采用招标拍卖方式的,一律不得用行政审批方式授予。

  但这个时候的矿权交易仍是以政府主导的招标拍卖方式为主,随意性的行政色彩还很浓厚。2003年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对矿业权市场运行情况所做的研究评价指出:“矿权市场起步良好,游戏规则尚待规范。”

  在矿权拍卖时代,国家对出让矿业权所得没有明确的收益分配规定,对市场手段缺乏政策的保护。在个别地区,出现了企业招标买下矿权后,必须交给矿所在村一笔“修路费”和“运输费”才能把矿石拉走。因此,在原有体制下,利益分配格局中对各种角色的不明确规定直接影响了矿权市场发展的进程。

  设立有利于市场多方公平、有利于资本进出的“游戏规则”,成为推动矿权交易的关键。2005年以后,有关矿权交易的多项法规和政策相继出台,2006年出台的以“资源补偿”为基本思路的资源税、可再生基金等政策,使国家、地方政府和当地百姓拥有了平等获得矿权收益的途径,同时在制约矿产权拥有者缴纳相关税费之后,激励其完全获得矿产的投资收益。

  正是在这种政策背景下,矿权交易在各地产权交易的二级市场——矿权交易中心蓬勃开展。例如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内蒙古,据内蒙古产权交易中心的钮勇介绍,目前中心承接的业务中,矿权交易占据了大头儿。

  而在另一矿产资源大省四川,四川省国投产权交易中心和成都联合产权交易所都设立了矿权交易机构,前者专门设立了矿权市场交易部,后者与其他机构合作成立了矿权交易中心,主要承办国有矿权向普通机构或个人投资者的转让事项。

  2007年5月9日下午,在成都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的四川省新龙县直拉金矿探矿权以120万元成交,溢价达20%。

  一方面因为政策松绑,另一方面因为国际市场有色金属价格高涨,矿权的溢价交易引发投资热潮。一位投行人士表示,目前有很多投资者向他咨询矿权投资事宜。

  他表示,我国矿权投资的风险很大,特别是对于普通个人投资者,目前选择矿权投资尚不适宜。

  四川国投一位人士表示,目前很多地方出现了以矿权倒卖为发财手段的“矿权倒爷”,虽然这是矿权市场化之后必然带来的一种衍生品,但这种现象非但不利于矿的勘探和开采,而且会给投资者造成假象,忽略了这种投资风险。

  所谓“矿倒”,指的是在二级市场上通过高价获得矿权之后,再倒手以更高的价格转卖给其他企业。

  这位人士表示,目前国内二级市场上矿权可以面向国有或民营企业以及个人,但是同时还要求受让方必须具有可探/采矿产的资质,因此一般而言个人很难获得转让的矿权。但在一些地方,往往存在一些制度设置和程序执行方面的漏洞,导致矿权流入并非想真心开矿的人的手中。

  我国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单纯依靠国有资本在探矿方面的投入无力解决大量的矿产资源的开发资金。矿权市场化交易的根本原因也是为了引入更多的资金以加大开采力度。

  这位人士不无遗憾地说:“我们跟矿打了多年交道,对矿很有感情,真心地希望引入资金,真正探明、开采矿,但“矿倒”的存在加大了想开矿企业的成本。”

  此外,探矿期的资金投入量很大,而且风险也很大,很多时候探矿的结果发现该矿的品味或可采价值不大,要是这样的话,投资者前期投入获得的探矿权就不能得到很好的回报。

  就在矿权交易引发国内投资热潮的同时,海外资本也紧盯住中国丰富的矿产资源。

  目前国际矿业资本市场极为活跃,以资本为纽带进行股权收购、进而按照股权比例占有矿权收益的做法,是国际资本玩家的拿手好戏。尽管目前国内矿权的转让对于外资的介入仍然设立了多重门槛,但随着整个经济环境的开放,矿权交易与矿产开采也必然要向着更为开放的方向发展。

  在2006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表示,中国将进一步开放国内矿业市场,积极参与国际矿业合作。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高盟认为,海外上市的中国矿业企业逐渐增多,海外国际资本介入中国市场是迟早的事。例如,香港股市中矿山资源类板块将成为全球资本市场焦点,除了中国企业外还将吸引国外矿山企业进行直接融资。

  与其嚷着狼来了,不如早些设想狼来了之后如何应对。专家认为,既然都是在市场化的环境下竞争,中国企业应对海外资本挑战的方法之一是率先走出去,首先以资本手段抢先占领海外优质资源,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蒙特利尔银行利时证券公司北京代表处投资及企业银行部苏朝晖曾作过中国铝业并购秘鲁铜业项目的财务顾问。他认为,虽然目前国内矿企海外并购开发项目资源的企业已不在少数,但其交易额占国际市场的比例仍相当低,不成功的案例也很多。

  “不论成功与否,我们都需要反思。像中国铝业这样的案例告诉我们,早些走出去,打主动仗,是避免被动挨打的有效手段。”

  有色金属价格持续走牛使国内矿权交易升温。在四川、内蒙古等矿产资源丰富的大省,二级市场的矿权交易溢价30%以上的十分平常,矿权交易甚至成为个人投资者追捧的对象。而在国内矿权交易进一步市场化的前提下,海外资本也对国内矿权虎视眈眈。(记者周婷) (来源:中国证券报)澳门最快开奖现场结果